木牵

以后只混春夏,夏秋圈,谢谢

退取谢

还是没能坚持住

退圈取关感谢

退的圈:鸥鬼,海风,镜子组

我觉得我应该忘掉我的初心了
我的初心只是磕磕鸥鬼,看圈里的一些大佬写的文,虐文有时候都被虐哭过
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比较奇怪(?)
我特别喜欢写虐文
我以前文章里虐文一大堆
之后呢我就为了热度去写了一些甜文
有些还是我硬憋出来的(是真的,有一些小甜文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因为我发现了一个就是我写的一篇特别潦草,差不多才几行的无脑小甜文(现在已经删了)比我认真码了一天的虐文热度要高很多
……
可能就只是为了热度
而且文章里我虐了很多次鬼
因为我是粉鸥的,也许应该是不希望她在文里也受到伤害吧(?)
所以这很不平等
我写的文里面做不到平等对待两个人
两个人最好的恋情应该是互相平等的
而不是像我这样

——(下面就是一些我的碎碎念了,可以跳,很无聊)

我以前还没有写文的时候看那些作者说特别想要读者的评论而不是点亮一个赞或者推荐就走了
我当时还不能理解
但是我写了好几篇文了我才感同身受
其实和一起磕这对cp的人聊天会很开心
所以我每次进老福特里面看到消息都希望,一定要是评论,一定要是评论
我的文笔是真的真的,无比辣鸡

性单恋

谨言单视角

(原本想是山风的单视角的,但后来还是换了)

————————————

性单恋:

指 “对某人产生爱恋,却不希望获得情感回应的人。这类人的恋爱情节可能会因对方的情感回应而消失。”

曾经有一个人她什么都可以为你做

她可以给自己买早餐,在你旁边笑着看自己吃完

她可以下雨撑伞时都遮到我那边,回家后被淋的衣服那边全部湿了

她可以为了自己的生日忙上几天,给自己的时候还笑着说是现做的

她可以为了自己和别人争吵,打架,鼻青脸肿却还对自己说“没事啦”

她可以每天送自己回家还说是顺路,只不过在自己回家后还要走几公里

只是为什么自己明明就是喜欢秦岚的

她那天表白却狠狠拒绝了

没错,这是性单恋在作怪

性单恋在作怪,把明明可以白头偕老的两人拆散了

拒绝之后原本以为秦岚会生气

可她只是默默低头说了句“对不起”就匆忙跑了

可自己好像听到了眼泪落下和心碎的声音

隔了5年

我还是喜欢秦岚

只是,性单恋依然没有改变

真是的,这么没用

我很想再见秦岚一次

上天好像听到我说的话了

有一次我在外面吃包子看见了秦岚

还有她身边的一个女生

那个女生长得特别想我

真的,真的很像

“今天是520哦我要送什么给你?”

买完包子快走出门外的秦岚说了这句话

“玫瑰和…”

我脱口而出

几秒之后又摇摇头

吴谨言,秦岚不是在对你说

之后?之后就没听见她们在说什么了

反正,很开心吧

说来也巧

我见到秦岚的时间不过几秒而已

那时我的耳机里突然播放了《云烟成雨》的一句歌词

“我多想再见你,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沉沦

略微暗黑(一点都不暗黑),算半个囚禁

鬼护士&鸥清洁

里面的一些吻戏真的是不会写😊

我的妈好难写


——————————


“鸥,你喜欢我吗?”

鬼护士拿着酒杯

“护士长,我以为你单独把我找过来,是想告诉我我加薪了呢”

“鸥,你别叫护士长那么陌生嘛”

“而且你怎么认为我有权利知道你的工资加不加薪呢?”

“拜托,明知故问。你都和何院长结婚了,他都会给你先说的”

“你喜欢我吗?”

鬼护士再次问了一遍

“对不起护士长,你已经有何院长了,我也和撒,会在一起的。我们不可能”

“不愧是鸥啊,还真痴情,撒患者死了两年了你还忘不了”

“而且你说,也许有可能呢”

“哈,护士长,你可真自信啊”

“要不你安慰一下刚失恋的前辈吧”鬼护士拿起桌上的酒杯,向鸥清洁递过去

“呃,好”

鸥清洁端着水杯一饮而尽

“护士长,那我先走了”

鸥清洁立马向门口走去

“诶,坐下来闲聊一下嘛”

鸥清洁听后顿了一下,笑了笑

“护士长,这是医院,请您注意您的形象,可以吗?”

“不可以诶,你先看一下时间”

“2点22”

鬼护士冷笑

“刚才是2点20,药效该起了吧”

“你什么意思?”

鸥清洁微皱眉

“诶,可惜,这个安眠药药效虽然不长,只有30分钟,但时间够了。鸥你说,怎么办呢?”

“什么?!”

鸥清洁在说完话之后,意识就开始昏沉起来…


等她醒过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座房子里了

鬼护士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她

“睡得挺香的吧”

“你放开我!”

鸥清洁不停地挣扎,只是绳子系得太紧了些

“你这个无耻的人!你想干嘛你直接说,绑我干什么?!”

“算了,你继续骂吧,现在看你体质也不弱,等你消耗消耗我们再聊”

“你这个人不得好死的,不得好死”

“哟,还挺能说”

鬼护士从椅子上起来,走到鸥清洁旁边

“你说你啊,长得还真挺漂亮,尤其是那张小嘴”

鬼护士蹲在地上抚摸着脸,突然吻在了她的嘴唇上

鬼护士力气很大,立马就用舌尖撬开了鸥清洁的唇齿,在嘴唇里探了一会儿就开始啃咬着唇瓣

过了几分钟之后,鬼护士站起来,看着那微微红肿的嘴唇,满意地笑了

“鬼护士,你!要不是我被绑了我可以立马把你杀了”

“开始放狠话了我的鸥,放狠话谁都会啊”

“好啦,你就别耗费体力了”

“你就在这栋房子里好好休息吧”

鬼护士突然从身后拿出一瓶喷雾,朝鸥清洁喷了过去

鸥清洁几乎几秒就昏睡了过去

“这个喷雾到还不错,改天再去买一些”

鬼护士趁着鸥清洁昏睡了,帮她解开了绳子

“你的身体要好好的,可不要肌肉坏死了”

鬼护士亲了一口鸥清洁的脸颊,把鸥清洁抱着抬进了卧室

“这家伙到没我想象的那么重,确实,因为撒患者她消瘦了不少,呵呵,还真是钟情不改啊”


鸥清洁醒的时候已经是早上的八点了,应该是因为之前受了惊吓和劳累,醒的有点晚

她刚醒的时候就看见鬼护士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她

“鬼护士!”

鸥清洁立马就想撑着手起来,可力气还没恢复好,根本起不来

“好啦,都跟你说要好好休息了,你力气要恢复一下嘛,别着急”

“你这个…贱人,我当初怎么没想到你对我…怎么会有…那种心”

“我跟你坦白算了,其实那个案件发生之前我就挺喜欢你了,我就借由那次跟何院长逢场作戏,这样我才好更加接近你”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贱人,还囚禁我”

“还在倔啊,放心吧,都没有人会发现我囚禁你了的,哦,不对不对,我用词好像不太恰当,顶多就算你我,同居了吧”

“流氓,下贱,无耻!”

“再跟我顶?”

鬼护士的眼神突然露出了一丝狡黠

鸥清洁立马没声了,她只是恨恨地看着鬼护士

因为她觉得如果再说话,应该…

“咦,不跟我顶嘴啦?真乖”

鬼护士摸了摸鸥清洁的头发

“你这个头发摸着,倒是挺舒服的”

鬼护士站起身之后,刚准备出门,突然回头问了一句

“要吃早餐吗?”

“不要”

鸥清洁现在是有点饿了,但还是不想随鬼护士的愿

“就知道你现在肯定会倔对吧,算了,我自己吃”

不过十几秒,鬼护士就端着几片荞麦面包和一杯豆浆进屋子了

斯,这人成心的吗?端我最喜欢吃的???忍住忍住

早餐放在桌子上之后,鬼护士就说道:“今天是第一天同居吧,我想跟你讲一下更多的事情”

鬼护士见鸥清洁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开始讲起来了

“就是,反正这个房子你呢,是不可能逃出去的,我也一直会在这,出去逛是会跟着我的,你想想,我力气比你大多了,总而言之,你是不可能逃离的,不如”

鬼护士顿了顿,笑着走近鸥清洁

“不如,你就从了我吧”

“想得美”

鬼护士耸耸肩

“意料之中”

“以后你就会从的,放心吧”

说完之后,鬼护士就坐在椅子上开始吃早餐了

鸥清洁看得嘴馋,但她也有点不死心,于是趁着这个时间走出房间了

“想干嘛啊,门你又打不开,想跳楼啊?”

一回头就看见鬼护士靠在墙上

是啊,她当然不会那么傻傻的不动

“我是想跳楼了,如果继续跟你生活在一起”

“荣幸至极”

这人也是,,怼倒是怼不过了

鸥清洁白了一眼便走进房间了,鬼护士自然也跟过去

两人没有话题可聊,都不出声

只是有一个人几乎直盯着早餐

“怎么,想吃啦?”

“我才不想,怕你下毒”

“嗯,那我放心了”

过了几分钟之后,鬼护士就吃好了

“鸥,你想干什么呢现在?看书?画画?”

“看书”

“猜到啦,我特地从你家里给你带了几本书,不用谢我”

“什么?你还进我家了?”

“这不很正常吗?”

“我,,我,,我正常你妈正常”

怎么以前没察觉这人这么邪恶

“不要生气啦,诺,给你”

鬼护士从自己身后的书柜上拿了一本书,丢给了鸥清洁

“你不是说是我家的书吗?你眼睛有问题吗?这是我家的吗???”

“你将就看吧”

嗯???将就?

“那就不看了,还你”

“啧啧,你这叫傲娇了吧,算了,刚刚逗你玩的,没去过你家,所以你现在要干嘛?”

“睡觉”

鸥清洁说完就躺在侧躺在床上不去看鬼护士了

鬼护士看着这一举动偷笑了笑,轻声走过去也躺在床上,顺势抱住了鸥清洁,当然会有反抗,但不过只是挣扎了几下就停了

“你要干嘛?”

“睡觉”

过了半个小时,鸥清洁突然使出力气挣开鬼护士往房间跑

鬼护士早就有防备,逮着了鸥清洁

“不死心吗?”

“不死心”

“那你就去做梦吧,做梦就能逃出来了”

鬼护士拿出喷雾又朝鸥清洁喷出来了,鸥清洁躲过去,朝鬼护士脸上打了一拳

似乎是懵了,鬼护士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几乎是一瞬间脚就踢过去了,那脚踢的用的力气很大

踢完之后鬼护士还有点懵,她从小受欺负就爱打人,怎么现在连自己喜欢的人立马就踢了?

鸥清洁瘫在地上,冷笑

“原来你对你所谓喜欢的人喜欢就是这样喜欢的,对不起,我承受不来”

“我不是,我…你伤到了吗?”

鬼护士跨上前去想扶鸥清洁起来,只是还没触碰到就收手了

“我自己起,不用你的金手”

心里突然有点难受

自从这次之后,鸥清洁再也没有要逃跑的现象了

鬼护士有点疑惑:以前她挺固执的吧,现在好像没有了

就平淡的过了一年,鸥清洁好像能慢慢接受鬼护士了

至少,不会再有逃跑,不会再反抗鬼护士和自己睡在一起了

鬼护士应该也会愧疚,所以吃饭都会先紧着鸥清洁,不会再回怼一些鸥清洁的讽刺

反正她相信鸥清洁会喜欢上她的


鸥清洁和鬼护士在一起快两年的时候,鸥清洁会笑着面对鬼护士了,有时也会主动牵牵手,开玩笑

鬼护士想,她是放下了

就在一次吃完晚餐之后,鸥清洁想去房间里看会儿书

刚离开座位就被一只手拉住了

鸥清洁无奈地摇头,转过来对鬼护士说:“你到底…唔”

鬼护士吻上去,这次没有再像上次那样粗暴了

没有直接撬开,只是在外面徘徊,好像是一直小野兽可怜巴巴的想让鸥清洁松开牙齿

这个人,真是

鸥清洁刚松开,舌尖立马钻进去了

这段吻持续了三四分钟

鸥清洁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在沦陷,在一点点被鬼护士带下深渊

好像对鬼产生了不明感情


鸥清洁快喘不过气了,才推推鬼护士

鬼护士只好松开嘴,戏谑着对鸥清洁说道:“鸥,该锻炼锻炼肺活量了”


之后鬼护士就还给了鸥清洁的手机,鸥清洁那时都在心里觉得鬼护士太蠢了


在晚上睡觉时,鸥清洁突然惊醒,她梦到了自己和鬼护士结婚之后那些人鄙视,讽刺的眼神

你喜欢上她了吗?

鸥清洁自问,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是以前,她会很肯定地说没有

现在,她不敢确定,不敢

你说,如果你喜欢上一个囚禁你两年多的人,你说,是不是,很贱啊?


早5.23

鸥清洁悄悄起床,找到了鬼护士的麻绳和喷雾拍了下来,放回了原位

鬼护士起床之后,鸥清洁就问道:“鬼鬼,我们今天去跑步吧?”

“好啊,难得你那么主动”

鬼护士理了理鸥清洁的头发,就换鞋牵着鸥清洁走了

“鬼鬼,给我下手机,我给你拍张照”

“好啊”鬼护士点点头

“你倒是信任我?”

“信任啊,拍完给我看”

“好”

鸥清洁在输入那三个数字时还是有点难受的

却还是拨打了

“喂,110吗?我要报警……”

警察来的时候鬼护士还在开心的和鸥清洁一起吃饭

发现之后却并没有像鸥清洁预料的一样鬼会发疯似的想把自己整死,只是一脸平静的走了

鸥清洁的口供和照片差不多可以认证了,鬼护士却坦白了,说自己确实囚禁了鸥清洁

警察很少见过这种场面,以前的嫌疑人都是死不认账的


鬼护士虽然囚禁了鸥清洁,但并没有致人重伤或死亡,只被判了一个月而已

但她知道,这短短一个月,够她离开自己了吧


鬼护士被判到牢房之后,过了没多久,鸥清洁就来探望了,准确一点,应该是告别

看到鸥清洁来了之后,鬼护士展现出笑容,似乎还是和鸥清洁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面对鸥清洁的笑

聊了几句,鸥清洁准备走了,回头刚走了几步,后面就传来了声音

“我早就知道了你不会喜欢上我的”

鸥清洁没有回头,只是带了一丝笑意回道

“真的?”

鬼护士耸耸肩

“意料之中”




——————————————————

写这篇的时候我用百度的时候最多(*/㉨\*)捂脸

就在查什么判刑什么的。觉得结局好像有点狗血并且潦草…这篇是写的真的不太好了


擦肩而过

2021.8.1

大概是秦岚最不愿想起的日子了吧

其实收到婚礼请柬时

秦岚早就想到了

想到了,她早就会为人妻的

想到了,她和她是不可能的

请柬上吴谨言写的字,似乎还是幼稚的字体

真是,和上学一样

只是旁边新郎的名字有点刺眼

婚礼殿堂,似乎只有秦岚的心情郁闷并且伤心

她其实特别想恭喜一下那位新郎

“居然娶到了谨言啊,这可是你的幸运咯,百年好合啊”

没有察觉到新郎旁边那人复杂的情绪

是啊,真是幸运啊,完成了她的梦想,和对她的承诺了

新郎在旁边给人挨桌敬酒

两人再次擦肩而过

秦岚拉住吴谨言的手,过了很久,才不舍松开了

秦岚走了,没有回头,她不愿再看向吴谨言

即使知道她暗地里又悄悄回头


下雨了,我们一起走吧



甜的


——————————————

“下雨了,我们一起走吧”

韩雪擎着伞,走到王鸥面前

王鸥见过,那把伞是韩雪最喜欢的

她刚买的时候就拿在王鸥面前炫耀个不停

“诶诶鸥鸥,你看你看,我新买的伞诶,你看好不好看?”

那把伞是大红色的,伞柄粗长粗长的

是韩雪喜欢的样子,王鸥耸耸肩,也不用在她面前这么炫耀好吗?

她当时都想把她的脸掐着问:“你是不是嘚瑟过头了?”

幸好忍住了

下午第一节课就下雨了

大雨拍打在窗户外,嘀嗒嘀嗒

而里面的学生们则盼望着早点下课

如果一直听着那无聊且听不懂的数学

他们的心情,比这外面的雨还要阴沉呢

放学了,王鸥和韩雪都是走读生,到楼下的时候雨下的更大了,外加风朝学校刮着

王鸥纳闷,刚刚韩雪不是说了要等她吗

人去哪了?死了?

正在疑惑,王鸥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韩雪

她举着那把大伞,朝王鸥跑来

“你怎么才来啊?”

王鸥问道

“刚刚去拿东西了”

韩雪喘了口气,接着说到

“下雨了,我们一起走吧”

语气里还藏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甜蜜

王鸥的脸颊有了几丝红晕

“好啊”

走回家的时候,两人大概都累了,一直没有说话

她们倒也不觉得尴尬,就这样一直沉默下去

快走到王鸥家时,韩雪问道

“王鸥,你觉得,你把我当成你的朋友?还是闺蜜?还是…”

韩雪没有接下去,手里攥着玫瑰花越来越紧

王鸥没有再走下去,脚步停了下来

“我想,我晚上再给你个答复吧”

“啊?好”

韩雪虽然有点惊讶,但没有再问下去

“那,再见?”

“嗯,再见”

王鸥对着韩雪摇了摇手,便继续走了

韩雪估摸着,这次的表白可能会凉了

此时她感觉到有一股水顺着她的脸流了下来

不知是雨还是泪




王鸥在微信上说道

“今晚月色真美”

对方秒回,没有一丝犹豫

“是啊,风也温柔”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韩雪在自己的床上快笑死了

“对了,我也得吐槽你啊,你那把伞刚买的时候可以不要在我面前炫吗?”

“啊,我原本以为是你喜欢的类型”

“我错了”

王鸥笑了,只是吐槽一下而已啊

不过,为什么有点像小奶狗?

“好啦,早点休息,明天上课”

“是的!鸥鸥,明天见啦!”

韩雪在心里想着

“是的,鸥鸥老婆,明天继续撒狗粮!”

诶,为什么要说继续?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王鸥不会料到自己时隔多年的第一次见到韩雪会说出这一句话


“你变了”

韩雪冷冷地说道

还是这么直白啊

“真是的,背景强大的大小姐说话底气也真是足啊,背后靠山也真是大”

王鸥笑了笑,并未有多少讽刺

“你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啊?”

“幸亏我手机还存了你的电话,诺,我和何炅要结婚了,这是婚礼的请帖”

短暂的沉默

王鸥早就料到了,她耸耸肩

“还有啊,你可以不去的,我也就混一个红包就可以了”

说完话后,王鸥打了个冷颤

自己是怎么说出这么狠的话来呢?

“呵,你真的变了”

“那当初,是谁致使我变的?”

韩雪咬着唇,没有说话

其实她心里也在后悔

如果当年不那么懦弱就好了

如果没有那次媒体的爆料

如果不会在王鸥和她自己在低谷期的时候那句简单的分手

也许,王鸥现在还会赖在自己怀里撒娇吧

她最喜欢她撒娇的模样了

只是,这也是她应得到的

王鸥离开的那几年她无时无刻都在后悔

当时自己怎么就脑子抽了呢?

怎么,怎么就这么懦弱了呢?

明明不应该再伤害王鸥了啊

明明应该把她全心全意的疼爱,让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啊

“哦,我没有时间,我到时包个大红包给你们”

王鸥的眼睛微微红起来

傻瓜,我都还没告诉你时间啊…

“你们要幸福”

这是韩雪走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要幸福

多可笑啊

王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喜欢着韩雪

明明应该把她骂到尽兴,讽刺到极致,伤害到那个人像被千刀万剐一样

“王鸥,你说你自己怎么会这么贱啊?”


“韩雪,

幸好是我记性好,我手机早就没有你的电话了,这么多年,我却一直记着,你说,我的记性是不是很好啊?”

“是啊,我记性这么好,就忘不了你对我的伤害了”

“我也忘不了我对你的爱意”

“你以前老说我记性不好,现在看,记性好,是不是也算一件坏事啊?”




————————————————


一个看文看出来的脑洞

刚刚看完qt文真的虐死了啊

最近都是不是在比虐啊

然后呢,我就想虐一下别人了…

这是第一次写镜子组啊

有不足的请多多指教


我有多喜欢你

王鸥和吴映洁出生时双方父母早就是朋友了,所以她俩一出生很快就打闹在一起,小时候,吴映洁会保护王鸥免受其他人的欺负,那时的王鸥很娇小柔弱,只要她找吴映洁就可以帮助自己了,王鸥也会时常辅导吴映洁的学习,细心照顾吴映洁

转眼,两人都上高中了,突然有一天王鸥笑着对吴映洁说我谈恋爱了,不知怎么的,心里好痛

吴映洁问她为什么会和何炅谈恋爱,她只是说这个男生很温柔,会送她上下学,会保护她…

“这些我不是也可以吗?”吴映洁的声音轻到只有自己能听见,那一晚,她哭了好久,感觉像是自己心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

吴映洁之后更加努力学习,熬夜是很常有的事情

终于,她和王鸥考上了同一所学校,住在同个宿舍里

大一有天,王鸥脸上满是泪痕走进宿舍

吴映洁看见王鸥这个样子,立马问道:“你怎么了,别哭了别哭了,你干嘛了?”

“我,我和何炅分手了”

“是他主动提出的”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了自己有多傻”

“原来他一直都在劈腿,我以为他只喜欢我呢”

“鬼鬼,你觉不觉得,我很傻啊”

呜呜地哭着,让人忍不住心疼

吴映洁拍着王鸥的背,轻轻安慰道:“没事啦,反正人生都要遇见一次渣男的嘛”

吴映洁心中有一丝窃喜,终于,鸥鸥终于分手了

之后王鸥过了很久才从分手的痛苦中走了出来

学习慢慢又开始好起来

这几年她和吴映洁的接触也越来越多,她们会一起赚生活费,一起摆过地摊,做过销售,好不容易赚的钱吴映洁都会请王鸥吃饭。

过年了,家人都在忙着团聚,吴映洁偷偷买了一大堆烟花,夜,她拉着王鸥走到常去的一座桥边,大大小小的烟花摆在桥上“鬼鬼,你这是?”

“我是要我俩一起放鞭炮啊”

“鸥鸥,你看”

说后,点了火

烟花在空中绽放,盖过了人们的吵闹,此时只有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其中一个放着烟花想让王鸥开心,另一个人则是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傻傻的人

“鸥鸥,你说,这个烟花这么美”

吴映洁顿了顿

“要不,以后我每年都给你放烟花,给你放一辈子?”

“好啊,那拉勾”

毕业了,同学们开了一场派对,大家都玩的很嗨,王鸥也不例外,连喝了好几杯酒,可惜酒量太差,不久就嚷嚷着要回家了

吴映洁背着王鸥,对其他同学说要送王鸥先回宿舍先走了

到了宿舍,王鸥就赖在吴映洁身上了,吴映洁推了推王鸥,开玩笑说:“喂,赶紧下来,你喝醉酒很臭的诶”

“什么嘛”

王鸥听后,下来站到吴映洁前面

“根本就不臭好不好,要不你来试一下?”

话音刚落,未等吴映洁反应过来,嘴唇就立马碰了过去

好像,鸥鸥还伸了一点舌头?

心里高兴极了

吴映洁承认早就喜欢上王鸥了

很喜欢,早就喜欢了

亲了快一分多钟,吴映洁实在快喘不过气了

小心地推开王鸥,让她躺在床上休息

过了一会儿,就熟睡过去了

看着王鸥,吴映洁心中决定做一件藏在心里很久的事了,表白

也许,鸥鸥也早就喜欢我了呢?

吴映洁在心里想着

第二天,王鸥是最后一个醒的,看着除了吴映洁其她人早就走了

“鬼鬼,你还在等我啊”

“嗯,我给你买了早餐”

王鸥笑着说道:“谢谢我贴心的小鬼”

“对了,鸥鸥,我想问你件事,昨天晚上的事,你记不记得啊?”

“嗯…好像是我喝醉了,然后你把我送到了宿舍,之后,我就记不起来了”

“就是”

吴映洁红着脸

“你昨天晚上还亲了我的嘴,还亲了挺久的……”

“啊?”

惊讶了几秒,立马又转换成笑容说道

“放心啦,闺蜜这样做又没什么”

“闺,闺蜜?”

“对啊,怎么了?”

吴映洁低下头去,头发遮住了恐怖的表情

“呵呵”

低沉的笑了几声

“鬼鬼,你怎么了?”

王鸥从没见过吴映洁发出这么可怕的笑声,连忙问道

“没什么,吃完早餐我们就赶紧收拾走吧。”

“嗯!”

两人租到了房子,王鸥和吴映洁都在上班,有一次休息

吴映洁在微信上给王鸥发了条消息

“我挺喜欢你的狗子”

“我也喜欢你啊”

吴映洁笑了笑,继续说

“那处对象不?”

王鸥顿了顿,许是发现了什么,说道

“别浪费时间和精力在我身上了,如果你是男的,我定会嫁你”

心里好痛,吴映洁却回应到

“骗你的啦,晚上赶紧回家我带你吃火锅”

之后把手机关机,默默在阳台蜷缩了好几个小时

王鸥,你永远也不知道我也多喜欢你




———————————————————————

这里我挺想问你们的,虐到你们没有?虐虐要更健康一点嘛


鸥美人&鬼少女



案件终于结束了,撒霸王被警察带走了,临走前对鬼少女说一定要等他。

鸥美人觉得鬼少女一个人生活不太好,就把她带进了自己家里去住

“鬼鬼,以后这就是你家啦!”

“谢谢鸥妈咪~”


鬼少女参观了房间

之后问道:“不过,妈咪,以后我住哪啊?”

鸥美人心里一震,对诶,居然忘了给鬼鬼布置一个新房间了

“要不然以后我睡沙发,你睡我房间吧。”鸥美人尴尬回道。


“不要”鬼少女钻进鸥美人怀里

撒着娇说道:“要鸥妈咪陪我一起睡!”


鸥无奈的笑了,宠溺地摸了摸鬼的头发

“你这小鬼啊,都怪我之前太照顾你了,哎,就不该把你接到我家来。”

鬼少女又往里钻了钻,说:“妈咪,一定要记得啊。”


“好好好,都依你。”


“妈我回来了”白状元一打开门,就看到俩人你侬我侬的靠在一起

“咳咳,妈,你们俩干嘛呢?”

“怎么了,就不能允许母女之间拥抱一下吗?”鸥美人回怼道

“哦,那,那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白状元隐约感觉,今天好像被喂了狗粮⊙﹏⊙


夜,睡觉的时候,鸥美人一直都睡不着

谁叫,鬼少女偏偏是窝在自己胸前睡啊!!!

不怕窒息吗孩子!?

“哎”鸥美人叹了口气


不过,这个小鬼还真是挺可爱的

她亲了亲鬼的额头

抱着鬼少女睡觉了


过年,M镇上热闹极了

人们都在和家人团聚,一起吃饭,一起玩鞭炮…


大年三十,鸥美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

而她怀里的,还是鬼少女😅

最近,她脸可变厚了,越来越喜欢粘人了…


鬼少女问道:“妈咪,你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了,你喜欢我吗?”

“嘿嘿”鬼少女笑了笑

“我可不喜欢你!”

“喂,良心被狗吃了?那你现在赶紧搬走吧。”鸥美人开着玩笑

“不不不,鸥鸥我可不搬去,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烟花响起,色彩给黑暗的天空添加了许多风景。人们欢呼着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鬼少女趁着热闹,悄悄说到:“我爱你啊”


几年后,镇上来了位H先生

他和鸥可算是一见钟情了

天天腻歪在一起

恋爱中的鸥美人像极了小女生,天天拉着鬼少女说,H先生有多好多好啊

她不知道,鬼少女每一次认真倾听的表情下,是夜晚默默流泪……她宁愿真的往自己心上插一把刀。


鸥美人和H先生结婚了,理所当然的邀请鬼少女当伴娘,结婚前一天,她哭了好久。鸥美人没有来安慰她


总有一天会有个你喜欢的人

举着戒指对你笑

说着余生请多多指教

可我,总不能阻止你奔向比我更好的人吧


鬼少女一生未嫁。